布布说说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美景

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_大宝贝来扶着挺进去/万古武帝

作者:布布说说网 阅读:()

    天荒城,辰家外院,练武场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,一个少年,正在挥汗如雨的轰击木桩。

    “辰风还在修炼,不过可惜了,无论他如何努力,都不可能再修炼出一丝元气,现在的他,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努力有什么用?武脉受损,就连家住都无法治好,他这辈子都只能做个普通人,苟且度日了!”

    不少人在阴凉处围观,看向辰风的目光充满了戏谑之色。

    少年名叫辰风,他本是辰家天才,五岁练武,八岁炼脉初期,十岁炼脉中期,十二岁炼脉后期,十五岁炼脉大圆满,只差半步,便可以成为搬血境强者。

    资质无双,被誉为天荒城第一天才!

    不过,那是一年前。

    一年前,辰风惊才绝艳,以十六岁之龄破格收录,获得参加八大武府试炼的资格,八大武府,乃是武道圣地,无数武者梦寐以求进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正是那次试炼,使得辰风跌落神坛,不知道什么原因,辰风武脉受损,被八大武府驱逐而出,狼狈回归辰家,就连随行的大长老也因他陨落!

    “呵呵,或许是坏事做绝,所以上苍剥夺了他的一切吧。”

    有人玩味笑道。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就算人家辰风再落魄,现在好歹依然收到内院重视,少主的名头加身,招惹他小心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?”被提醒的少年故意拔高音量,生怕辰风听不到一样,“呵呵,一个废物,也好意思霸占少主资格?我看用不了多久,这个废物就应该被摘除这个名头了吧,没了这个保护伞,我看他怎么在外院活下去!”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话语中充满了不屑,以前的辰风万人敬仰,内院长老都需要毕恭毕敬,不过现在嘛……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辰风停止了修行。

    “肉身又凝练些许,应该足够承受那样的修行了吧……只要能够修行那门功法,我必然可以重回巅峰,甚至有资格冲击,传说中武者梦寐以求的命宫境界!”

    并未理会众人的冷嘲热讽,他略做调息,轻吐一气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辰风已经见到太多类似的场景,大概是以往的自己,需要他们仰望和敬畏,所以,当自己跌落神坛,自然有人想要踩着他找回丢掉的自尊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正要走出练武场的时候,一个身穿灰色月牙服的青年匆忙走来,径直走向辰风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青年现身,不少外院弟子都流露出崇敬的目光,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,给青年留下印象。

    “月牙灰袍,这是内院辰寒师兄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辰寒师兄竟然来我外院了!要知道,任何内院师兄,修为都是练脉大圆满起步,这样的高手,每一个不比辰风巅峰时期弱上多少!”

    这群外院弟子趋炎附势的说道,他们看向灰袍青年的目光,满是崇拜献媚之色,更有不少女弟子搔弄姿,想要吸引青年。

    辰家有内外院之分,内院之中,全是辰家精英弟子,而外院,相当于宗门杂役峰,是一群资质寻常弟子的所在地,这样的弟子,意味着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成为强者!所以见到内院弟子来临,不少人想要借此机会,一步登天!

    “他向辰风去了。”

    陡然,有人惊呼出声,众人看向辰风的神色复杂,不过不少人想到了什么,面上浮现出一股幸灾乐祸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辰风?”灰袍青年辰寒斜撇辰风,满脸倨傲,有种居高临下之感。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道师兄找我何事?”辰风皱眉,问道。

    “内院长老传唤,让你过去。”辰寒不耐烦的催促道,他冷哼一声,从鼻孔中传出一声,“废物。”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和轻蔑,好似传唤辰风都是一件让他丢脸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内院长老传唤……”

    辰风闻言,神色变了变,双拳悄无声息的紧握起来,内院,终于要对自己出手了吗?不知道,他们会如何对待自己!

    轻叹一声,时隔一年,见惯了人情冷暖,辰风可不会认为,内院众长老现在传唤,是为他找到了复原之法!

    “还望师兄带路。”辰风深吸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带路?我只是负责传唤,来找你已经是莫大的恩赐,滚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辰寒满是不耐烦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辰风咬牙,语气低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服气?”辰寒眼皮微抬,如同在看待一只蝼蚁,话语森然,“废物,一个废人而已,还真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盖世天才?现在的你一无是处,呵呵,去面见了长老,还不知道你会怎么死,滚吧,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如同在驱赶一只臭虫。

    “辰寒……”辰风咬牙切除,以前此人与他就不对付,只不过,那时候的自己,是辰家天骄,风头无量,论及地位他足以称之为同代第一。

    “嗯?”辰寒不屑的看向辰风。

    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,辰寒,你等着,终有一日我会重回内院,让你们所有人尽皆俯!”

    辰风双拳捏的嘎吱直响,他转身,不再理会辰寒,大步走向内院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废物,还想逆天?”

    “武脉受损,穷极天荒城也不可能治好,你以后,只能是个废物!辰家第一人,注定是辰飞天大哥!你,还不够格!”辰寒不以为意的冷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练武场,辰风径直走向内院会议厅,辰家分为内外两院,外院自从上任院主失踪,大长老陨落,地位便一落千丈,失去了参加辰家会议的资格。

    议事厅,位于内院中心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不少往来的内院弟子,对着辰风指指点点,不少人更是嗤之以鼻,大声嗤笑,生怕辰风听不到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辰风那个废物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武脉受损,他竟然还有脸出现在内院中,要我是他,恐怕早就自杀了,真是个废物,一点胆魄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听说今天辰飞天大哥强势归来,已经半步搬血……看来辰风这次进入内院,恐怕凶多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不少人小声谈论,以辰风的感知,全都能够清楚听到,他神色不变,大步走向议事厅,对这样的景象早已习以为常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书来自(m..1a)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     内院议事厅,此时已经人满为患,偌大的厅堂之内,站满了内院弟子,正前方,十来个内院长老分列两旁,而在中央偏上的位置,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站立。

    他身穿青色长袍,丰神如玉,面容俊郎非凡,气息无比的凝练厚重,正是辰家此代第二人辰飞天。

    至于第一人,是以前的辰风!

    见到辰风进来,众人表情各异,充满了玩味与鄙夷之色,甚至不乏有人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废物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蛀虫,时隔一年,长老终于下定决心了,这样的废物,让他留在辰家还给他这么多的资源,简直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今日,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点指辰风,面上满是刻薄之色,丝毫没有将辰风当做家人,听着这些奚落之声,辰风默然,他双拳紧握,心中一片凄凉。

    这就是辰家。

    当自己武脉受损,修为散尽,就已经看清了这个家族的本来面目,冷漠薄情,没有丝毫情义可讲!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陡然,一声威严的呵斥传开,在居中主位上,内院大长老端坐,一双阴冷的眸子,宛如尖刀一样,刺向辰风,迫人至极。

    “辰风,你可知本长老唤你来,所为何事?”内院大长老率先开口,语气冷漠逼人。

    “晚辈不知,还望长老明说。”辰风腰杆挺直,不卑不亢的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回答,周围的众人瞬间被引爆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敢说不知道,这个废物,早就应该被驱逐出辰家了,我辰家生养他十六年之久,他竟然丝毫都不知恩图报,呵呵,好一条白眼狼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若是我,早就将身上的重宝交出,上交家族,这是辰家应得的,他一个废物,就算不是辰家血脉,也不能这样忘恩负义!”

    人群纷纷呵斥怒骂,好似辰风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重宝!

    辰风牙关紧咬,双拳紧握得梆梆作响,他并非辰家血脉,而是外院大长老昔日,抱养的婴儿,来历神秘,外院大长老怜其可怜,将他抚养成人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重宝,是现辰风的时候,他所附带的一块先天宝玉,据说拥有强大的能量,能够帮助武者,冲击梦寐以求的命宫境界!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这关系到辰风的身世!

    可是这群人,竟然是想要谋算自己的宝玉!

    辰风眼帘低垂,其内充满了杀机和恨意,他恨自己没有强大的力量,无法反抗,若是自己还是那个天才辰风,这群人怎么敢这样针对自己?

    “辰风,我辰家待你不薄,日后你同样在外院生活,不过你已经失去了修为,所以,内院决定剥夺你外院少院主的身份,你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内院大长老垂眸,居高临下的质问道,他微微扭头,对着身旁的辰飞天会心一笑,显然,公然逼迫辰风交出宝玉,是为了辰飞天!

    所有人都玩味的看向辰风。

    剥夺少院长身份,逼迫交出宝玉,这下看这个废物如何应对!

    辰风双拳紧握,捏的指骨惨白,他猛的抬头,直视内院大长老,“交出外院少院主身份,辰风无话可说,就算是失去身份同样可以再度比试得回,但是宝玉,不行!”

    “这是辰风之物,若我不给,你们没有资格取!”

    他目光坚定无比,站立在议事厅内,直面所有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“辰风,你不要不自量力,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坐拥这等宝物!乖乖交出来,否则,辰家绝不容你!”

    不少长老直接怒骂出声,好似违逆他们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连内院大长老身旁的辰飞天也神色微变,俊逸的脸庞上,满是煞气,他也想不到,辰风竟然如此坚决。

    面对众长老的压迫,这个人的心性,真的能够比铁还坚硬,毫不动摇?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内院大长老面色不悦,冷哼一声道,“辰风,如今的你,已经是个废物,你自己想想这些年来,我辰家待你如何?宝玉在你手中,只是废铁而已,可是交给辰家,却可以帮助辰家崛起!莫非养育之恩,还比不过这点回报?”

    他义正言辞,以大义压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正在这个时候,辰风惨淡一笑,他扫视众人,冷冷开口道,“说到底只是因为我武脉受损,成为废人而已,可是,若我还是那个举世无双的辰风呢?那你们敢当堂逼迫,让我交出宝玉吗?”

    点指众人,辰风冷冷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说得在好听又有什么用,你已经是个废物,难道你还能再度一飞冲天,名动天荒城?”

    一个长老冷哼一声,语气充满了蔑视之感,在他看来,这只是辰风不想交出宝玉的说辞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可敢与我一赌?三月之后,外院小比,辰风会拿回属于自己的身份,一年之后,内院大比,到时候,辰风会直面辰飞天,若是辰风能胜他,希望在座的各位,能够给辰风磕头认错!”辰风冷冷的看向内院大长老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败了呢?”内院大长老沉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那辰风自愿交出宝玉,绝无怨言!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你连外院小比都无法脱颖而出呢?”

    “辰风同样交出宝玉,诸位可敢与辰风一赌?”辰风目中迸强烈的光芒,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对视,目光交错,显然在讨论此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最终,内院大长老与辰飞天同时点头,话语冷漠森然,“若是你在外院小比中能够脱颖而出,本长老给你一个直面飞天的机会,若是你输了,不单单要交出宝玉,还要自断双臂,离开天荒城!”

    内院大长老大袖一挥,带着众人大步走出议事厅,不想多看辰风一眼。

    三个月而已,他们等得起。

    “辰风,只是三个月而已,就算给你三个月又能如何?我保证,你连外院小比都无法通过,宝玉,注定是我的,你,一个废物还保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辰飞天走来,与辰风擦身而过的同时,冷冷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劳你费心了,以前我可以让你抬不起头,恭敬如狗,以后,同样不会改变,我从未将你当做对手!”辰风冷声回应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听到辰风的回答,辰飞天脸色铁青,双目眯起,其内杀机四伏,他双拳微微紧握,辰风,必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书来自(m..1a)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显示全部

收起

最好看的小说列表 >>>>
相关文章
精品推荐